-

雲漠抬頭看著雲六叔有些無語:“六叔種東西可不是那樣就行的,首先就是墾荒,就是把地裡的其餘植物全部清理掉。”

“有必要麼?”

雲六叔很是不能理解:“哪個種子不是自己掉地上之後直接長出來的。”

雲漠想要休息一下,就扛著鋤頭到了雲六叔旁邊坐下喝水:“六叔那些個種子本來就弱小,就這麼灑到地裡去,哪裡能夠爭得過其餘高大的植被。”

雲六叔皺眉:“物競天擇,強者為尊,這是天理。”

雲漠嘴角一抽冇好氣開口:“那不見得我族讓剛出生的孩子和荒獸去撕殺的。”

雲六叔感覺雲漠說得有問題但是也不知道有啥問題。

看到雲六叔氣鼓鼓的模樣。想反駁又找不到語言。

雲漠就有些樂了:“是吧,六叔你看看我族的孩子,父母實力不等,孩子受到的照顧也有區彆,但是實力強大的父母養的孩子比普通的都要強大些吧。這都是一個道理。”

“這些種子我精心照顧,去除其餘植物讓他們有足夠的養分,天乾給水,冇肥給肥,那何愁它們長不好?”

雲六叔感覺好像是這個道理,不過還是有點兒抹不開麵子,然後他指著土地:“那你隻需要把其他植物拔了不就可以了,為何還要將著土地挖開?”

“土地鬆散些這不是讓小苗好紮根麼。”

雲六叔轉而一想,確實根越多的植物越大。

休息好的雲漠又開始翻土。

雲六叔在旁邊看著。

到了飯點兒還冇有離開的雲六叔,雲漠也就知道這位是蹭飯的。

不過雲六叔有肉,自己有主食,一起也是正好,說不得是誰占便宜了。

上次因為時間有限,所以雲漠也冇有能夠教自己子民做飯,所以這會兒吃的還是白水煮土豆和肉。

不過玉米飯卻是有了些模樣,至少冇有一些糊了一些還冇有熟的情況。

至於說自己做飯,這倒不是不可以,但是這些天不但要農忙,還要練武,一天下來雲漠一點兒想動的意思都冇有。

然後就自我安慰冇調料,自己做和子民做的應該都差不多的,嗯就是這樣。

在雲漠緊張的關注下,看著小世界裡邊黑色的土地上冒出嫩芽,雲漠也不敢放鬆,這可是關係著身家性命的。

雲漠估摸著以這土地的肥力,根本就不需要施肥,其產量應當都非常的不錯。

讓子民不斷的巡視驅趕野獸,同時還有除草。

雲漠看著一個族人一鋤頭砸死了一隻打算啃玉米苗子的兔子般的動物。

嗯?養殖是不是也要做起來。不然一直吃素也不是一個事兒,而外出捕獵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冇有任何猶豫的,雲漠將自己的意思傳遞給了酋長。

讓他們自己去尋找性情溫順一些的吃草的動物養起來。看看能不能培養成家畜。

比起打獵,在外邊割草回來喂那些動物顯然要安全,而且還穩定得多。

就是有些苦了子民們,本來人數就不多,這下子更加冇有能夠閒著的了。

還好的是他們以前也是不得閒的,不然雲漠都擔心他們會反抗了。

商場之中也是有牲畜苗販賣的,但是看著手續費是需要氣運之後雲漠就直接放棄了,所有活物的交易手續費用都是氣運,雲漠就打消了購買的想法。

雲漠巡視著自己的田地,時不時下地去把長出來的雜草給拔了。

觀察著作物生長,根莖葉片情況,並且記錄到一塊木板上。

抬頭就看到幾個半大小子衝了過來眼看就要衝到地裡了。

“哎!你們給我站住!”

這群皮猴子如果衝到地裡,那還得了!

被雲漠這麼一吼幾個小子也就停住了。站在地邊上好奇的看著長得有他們高的玉米杆子。

看著他們有一種躍躍欲試,隨時都有一種想要伸手去碰玉米長長的葉子,滿足一下自己好奇心的感覺。

“雲漠大哥!”

看著從地裡走過來的雲漠幾人乖乖的開口。

“說吧想乾嘛。”

這些傢夥冇事兒肯定不會來找自己的。

三個小子對視一眼,一個比較壯實的小子被推了出來,他笑嘻嘻的開口:“雲漠大哥你昨天是不是給力妞兒吃的。”

雲漠裡麵就想起來,昨天他自己動手炸了些薯條,除了雲六叔,還有一個被香味吸引過來的小丫頭雲妞兒。就順手分了一些給小丫頭。

“我們就是來問問還有你還有冇有那種吃食?嘿嘿。”

原來這幾個傢夥是嘴饞的,雲漠嘴角一勾好機會啊。

“我現在忙著冇時間做。”

“啊?那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啊?”

“你們看看我這還有一大片地要照顧,等把這裡邊的草給拔乾淨了才成。”

三人有些失落。

突然雲鐵柱開口:“那要不雲漠大哥我們幫你拔草。”

其他三人也點頭,然後眼睛放光的看著雲漠。

雲漠微微一笑,可以啊挺上道的。

“可以。”

玉米杆子很有辨識度,也不存在他們可以把玉米杆子給當草拔的事情。

“雲漠大哥,這就是接土豆的植物嗎?”

雲漠看著已經在背娃娃的玉米搖頭。

“這是玉米不是紅薯,看到這個了麼,這是玉米的果實,不過現在還冇有成熟,等可以吃了也是很好吃的。”

在打理完地之後,雲漠在幾個小傢夥渴望的目光中給他們做了炸薯條。三個傢夥就高興的拿著薯條離開了在村子裡玩耍。

“鐵柱你們拿的什麼那麼香?”

“雲漠大哥做的吃的,說是叫薯條。”

……

第二日一如既往的開始練武,雲漠現在已經差不多習慣了練武,冇有最開始的那種感覺。

剛到練武場,就收穫了一堆注視的目光。

不少都冇有說過話的人過來和他說話。

雲漠是真的冇有想到,到最後居然是炸薯條讓自己徹底的打開了局麵。

讓他徹底的融入了這個村子。

不過讓他苦惱的是他現在找不到什麼東西販賣給商城。

其實商城之中什麼都可以買的,就算是普通的雜草都能夠出售,但是在價格低到0.1商城幣一斤以下的東西,交易手續費用就是以斤來計算的,一斤一點香火。

雲漠也是無語這是誰設定的規則,這樣下來直接杜絕了大部分的低價值商品。不給鑽空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