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協會建立在彆墅的正中央,所有倖存者大概有十幾個人,此刻全都聚集在這棟大概有1500平方米的彆墅內。

這個小區本就不大,又建在城市邊緣,入住率不是很高,總共大概隻有二十多戶人家,算上保安物業約莫有三十多個人。所以這個存活率已經相當不錯了,畢竟其中有五個就死在溫抱抱手裡。

那對姐妹花將兩人帶回來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倒是另外一個約莫著隻有十一二歲的小男孩主動迎了上來。

“姐姐,你們覺醒異能了嗎?我是負責統計的。”

小男孩咧著嘴邊笑邊說,這種單純陽光的笑似乎在在災難中格外難得。

溫抱抱也輕笑說:“覺醒了水異能,除了保證大家能洗澡之外好像冇什麼用。”

一旁的周璟琛也開口道:“火異能。”

不僅小男孩震驚,溫抱抱也有些驚訝,周璟琛覺醒了異能她居然現在才知道。

過當初怎麼檢視異能就是周璟琛教她的,想必是他先覺醒的所以知道吧。

小男孩蹦噠著,興奮的情緒袒露在臉上:“太好啦,火異能可是目前攻擊力最強的異能。我是雷係異能者,剛剛接你們回來的妹妹秋落是治癒係異能者,姐姐秋霜是冰係異能者,加上我爸爸是雷係異能者,媽媽是風係異能者。整個協會一共有八個異能者,我們一定可以平安的等到國家救援的!”

溫抱抱拋出疑惑已久的問題:“治癒係異能有什麼用嗎?”

那小男孩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溫抱抱,“當然是治療啦,

當能量快要用儘的時候治癒係就可以補充能量,也可以讓失去生機的植物動物擁有一絲生機,所以治癒係比其他係更加難得重要。”

溫抱抱擰起眉頭,生機?可是那樹明明什麼反應也冇有啊,難道是使用方法不對?

瞭解之後才知道那個小男孩叫劉莫,異能升級目前發現的方式隻有不斷練習,讓自己使用異能更加順手,在異能不斷流失增加之中,異能儲存也會一次比一次多。還有一種就是用異能殺喪屍,喪屍體內的能量會轉移到擊殺者的體內。

殺傷力強的有火、雷、電,防禦力強的土、冰、風。目前發現的還有速度係,速度很快,隱藏性很好,適合打探情報。還有冇什麼用的水係以及光係。

末世剛剛來臨,目前供水供電一切正常,電視裡新聞還在二十四小時播報。隻是附近的信號站被摧毀,所以隻有斷斷續續的畫麵。

大概內容就是全球各地都爆發了喪屍病毒,請各位耐心等待國家救援。

末世的第七天,高溫如期而至。

起初人們單單認為是‘秋老虎’,直到氣溫升至五十度,各地湖泊麵積驟減,農作物由於長期缺水乾枯。

人類終於開始緊張起來。

也想過讓水異能者為農作物灌溉,但是能量有限,根本冇辦法聚齊如此大量的水。

……

彆墅裡,秋霜聚攏十幾個冰球放置在彆墅四周,劉莫的媽媽將冷氣吹散。雖然室外達到五十度高溫,室內卻隻有三十度,依舊熱但比外麵已經好上許多了。

至於空調?那就不要想了。

早在溫度異常時便停止供電,不知是發電廠被喪屍侵襲還是高溫出現故障。

不少無法忍耐人選擇吞下喪屍血,直接無痛變喪屍。

溫抱抱也想過把太陽能電板拿出來,但是該怎麼解釋自己能讓東西憑空出現呢?早在氣溫上升時,大家就意識到太陽能電板的重要性,隻是等溫抱抱帶著大家再次去店家時,裡麵的太陽能電板早就被一掃而空。

安全起見,溫抱抱並不打冒險。

又是深夜,自末世開始溫抱抱睡眠就一直很淺。

此刻外麵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溫抱抱立刻睜開眼睛,和她一起醒來的還有周璟琛和秋霜秋落。

四個人對視一眼並未說話,悄聲向門口挪動,通過監控顯示屏卻看到令人震撼的一幕。

門外成千上萬的喪屍朝著彆墅走來,似乎是有組織的朝一個方向前進。

溫抱抱下意識屏住呼吸,內型祈禱喪屍隻是路過。

下一秒,美好的願望就破的稀碎。

喪屍紛紛開始抓門錘門,像是不知疼痛一般。

事實上喪屍確實冇有痛感,甚至身體強度發生變異,手指破壞力極高。

估計這門也撐不了多久。

巨大的聲響讓屋內的人逐漸醒來,看見門外的情景大家都驚慌起來。若是十幾個喪屍還有戰勝的可能性,數量如此巨大的喪屍群很難有存活的可能。

溫抱抱緊緊的拽住搶,在喪屍破門而入的瞬間十幾顆子彈迸射而出。

幾個異能強大的馬上調動異能,開始誓死抵抗。

秋落也召喚出治癒係異能開始為眾人恢複能量。

溫抱抱看著秋落散發出的淡綠色光芒終於發現了不對,她的異能顏色要更加深,像是墨綠。

也不知道周璟琛這槍是從哪裡弄來的,不需要裝子彈還可以連續射出,還自帶消音,簡直就是為末世量身定製。

大約一刻鐘之後,眾人的能量幾乎消耗殆儘。

周璟琛丟出三個火球之後拽著溫抱抱硬生生殺出一條血路。

好在之前來的時候,周璟琛把車也帶了過來。溫抱抱屁股剛剛碰到椅子,車後門卻被打開了。

是劉莫的媽媽將劉莫塞了進來,“周先生,雖然這麼做很冒犯,但請您帶我兒子一程。來世做牛做馬一定報答。”

說完她就重重的將車門關上,然後用所剩不多的異能聚起一陣風,周圍的喪屍都被吹開三米距離。隨後頭也不回的向彆墅奔去。

劉莫此刻雙眼禁閉,應該是被打暈了。

周璟琛冇說什麼,隻是迅速開動汽車。

黑色的大眾在喪屍群裡所向披靡,凡是靠近的喪屍都被攆成肉泥,硬生生在數以萬計的喪屍群中殺出一條血路。

此刻的場景悲涼萬分,月光皎白,喪屍嘶吼,血肉模糊。

溫抱抱打開車窗,朝著車窗外瘋狂開槍,試圖為裡麵的人爭取一線生機,可一切都是徒勞。

喪屍的數量太過巨大,

如果可以她也想將所有人一起帶走。可是就連她自己都要靠著周璟琛才能存活,有什麼資格要求他再去救彆人?

時常上揚的嘴角此刻被溫抱抱抿成一條直線,平日裡亮晶晶的貓眸此刻微微下垂彷彿失去光彩。

這幾日雖然災難已經降臨,但是吃喝不愁,生活無憂。

直到此刻麵對災難的無力,才讓溫抱抱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人類的處境有多危險。

周璟琛從後視鏡裡看著落寞的小女孩,忍不住開口道:“剛剛那個女人覺醒了速度異能,雙異能的能量比正常異能者多許多,這些低級喪屍隻是無意聚集,過段時間會自動散開。”

溫抱抱點點頭。

……

漆黑的森林看上去如同妖魔張開巨嘴等待食物自投羅網,陰森恐怖這一詞體會的淋漓儘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