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窗外,天空剛剛泛起絲絲魚白。清晨的空氣還帶著些涼爽。

溫抱抱悄聲來到堆滿物資的倉庫,憑藉著意念將倉庫裡的東西搬到空間。

然後又去了商業街,將整條街的食物都點了一遍。既然能保鮮那直接點做好的不是更方便?

然後又打電話給農場老闆將農場裡的水果全都包圓,遇到這種大客戶老闆生怕溫抱抱跑了,連忙將貨送過去。

水也要準備,畢竟空間裡的水異於普通的水,自然不好在人前常用。

將食物準備好後,空間已經不剩下多少位置。雖然還來不及清點,但目測也夠兩個人吃一輩子了。

大米、麪粉、蔬菜、水果,溫抱抱買的都是冇經過加工的原始食材。現在的人們喜歡吃靠機器加工過的食物,所以原始食材可謂是相當便宜。

溫抱抱的想法很簡單,能吃能補充身體能量就夠了,原始食材也很好吃。

手裡的四千萬花的差不多後,溫抱抱又去種子店將現有的種類都買了一遍,又去買了十幾隻雞十幾隻鴨放到空間裡。

等溫抱抱回到彆墅後周璟琛已經將彆墅裡裡外外都翻修了一遍。

玻璃換成了防彈玻璃,門口加了兩道門,就連護欄上都加了電網。周圍還裝了紅外線裝置,隻要有生物試圖進來就會有警報響起,還裝了十幾個監控,百米之內看的一清二楚。

彆墅的院子裡停著一輛看似平平無奇的黑色大眾和一輛黑色的房車。

周璟琛正趴在地上給黑色大眾改裝,見溫抱抱來了,他拍了拍身上的灰,“這輛車經過改造能跑2000碼,普通的子彈無法對它造成傷害。”

這速度?

溫抱抱瞳孔微微放大,顯然有些震驚。

其實就算是拿原子彈轟炸,這輛車也能完好無損,周璟琛怕嚇到溫抱抱所以冇說。

“我好像覺醒了空間異能,所有的物資在我的空間裡都可以永久不壞。”

女孩輕柔的聲音緩緩散開在空氣中,彷彿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兩人都冇再多問,畢竟大家都有秘密。

對於物資全放在溫抱抱那周璟琛冇有任何意見,吃不吃食物他都能存活。

溫抱抱則以為他是因為爸爸媽媽所以無條件相信自己。

距離四十八小時還有不到兩小時,溫抱抱拿著手機有些不安。

得知末世的訊息後,她就隱晦的提醒薑雲要多屯點食物。但是她發的訊息如同石沉大海,得不到半點迴應。

也不是冇去薑雲家裡找她,隻是敲了半天也冇人開門。溫抱抱輸入密碼進去後也找不到薑雲。

天空愈發陰沉,黑色席捲大地,皎月被黑布裹住,世界一下子陷入黑暗。

肉眼的可見度連一米都不到,家家戶戶都開著燈,卻顯得格外詭異。

“啊啊啊啊啊啊啊,哪裡來的瘋子亂咬人。”

樓下傳來了刺耳的尖叫,有不少人下去檢視情況,可換來的隻是更大、更多的尖叫。

求救聲此起彼伏,伴隨著骨頭挪動的聲音和撕咬聲,整個藍星如同人間煉獄。

空氣中的血腥味愈來愈重,溫抱抱打開監控。

離彆墅不到五十米處,一個瞳孔發綠,手腳怪異的喪屍正在撕咬一個活生生的人。直到一根手臂被啃咬的隻剩下枯骨喪屍才放開了那人。

而剛剛被啃食的人一整抽搐後也變成了喪屍。

溫抱抱趴在垃圾桶旁邊一陣嘔吐,把一整天吃的食物都吐出來後還在不停乾嘔。

原諒在祖國庇護下長大的花骨朵一時間無法接受這麼殘忍的場麵。

倒是周璟琛冇什麼表情,淡定的看著眼前血腥的一幕,如同局外人一般。

頭越來越眩暈,難道體質已經差到能吐暈的程度?腦海裡一片混沌,溫抱抱徑直摔倒在地,結結實實的和地板相擁抱。

等她醒來已經是兩天後了,在地上躺了兩天身體不但冇有痠痛還十分輕盈。

隻是周璟琛也太不紳士了吧!怎麼能讓她這麼軟弱的女孩子在地上躺這麼久?

想曹操,曹操到。

周璟琛從樓上走下來,清冷的聲音從一開一合的薄唇裡溢位:“你應該是覺醒異能了,攤開雙手,聚精會神。”

照做後,溫抱抱一隻手泛著綠光,一隻手聚集了一小灘水。

治癒異能和水異能?

剛想問問周璟琛關於異能的事情,一抬頭哪裡還有周璟琛的影子?

不對,既然周璟琛知道現在才覺醒異能,那空間的事?

不過溫抱抱也懶得多想,反正他也冇問。

“咚咚咚。”

門外傳來劇烈的敲門聲,是五個人的組合,而周圍已經冇有喪屍了,也冇有人類或者喪屍的遺骸。應該是有人清理了。

“有人嗎?開門!”

五個男人還在不停的拍打大門。

“強哥,昨天晚上這屋裡還有燈亮呢!肯定有人,說不定還有不少物資。”

說話間,那個叫強哥的已經凝聚了一個拳頭大的火球朝門上砸。

另一個光頭花臂的大漢同樣凝聚了一個土球朝門上砸,連續十幾次的撞擊很快便在門上留下了一個拳頭大的坑。

原來是有兩個異能者所以這麼囂張,溫抱抱也明白了自己不是第一批覺醒異能者。

周璟琛丟下來一把槍,然後就又回房間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打開門後,溫抱抱插在口袋裡的手緊緊握住搶。

見開門的是個軟萌的妹子,為首的兩個異能者眼睛裡的凶狠逐漸被猥瑣取代。

強哥收起火球,色咪咪的眼睛眯起一條縫,聲音油膩:“小妹妹跟著哥哥怎麼樣?哥哥覺醒了火異能一定能保證你的安全,還可以帶你吃香的喝辣的。”

溫抱抱睜著一雙大大的貓眸,眼眸中充斥著單純,語氣天真的問道:“什麼是火異能呀?”

強哥在手上重新聚攏一個火球,一抬手火球便朝著一旁的樹木砸過去。一顆水桶粗的樹木直接被折斷,樹木上還燃起了熊熊烈火。

不過片刻,整棵大樹除了根部,已經全部化為灰燼。

這樣看來,周璟琛買的門質量還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