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妃子,最近,丞相和太子看我的眼神不太對勁。

母妃,張嘴。

啊,別……乖。

他低聲誘哄,我乖乖含住荔枝。

真是母慈子孝啊。

冰冷的聲音響起。

廻過頭,丞相冷冷盯著我們,目光似刀子。

母妃好香。

厲馳埋首於我頸間,嗓音倦嬾。

放肆。

我推開他。

他捏住我的手腕,一雙冷豔丹鳳眼微眯,似看透人心,母妃明明也喜歡……夜殘更漏,雨聲潺潺。

風湧進來,將芙蓉帳鼓動得搖晃。

我啞著聲:本宮沒有。

名義上,他得喚我一聲母妃。

我怎麽可能那麽喪心病狂?

他低笑,眉眼蕩出些不羈來,撒謊。

猝不及防,他的吻落了下來,我顫抖不已,無力觝抗。

好乖。

夜幽深,他低啞的聲線劃過我的耳廓,點火般。

母妃一直都這麽乖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