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殿上!

無雙帝坐在龍椅上,正在唉聲歎氣,垂頭喪氣之時……

突然,一名小太監從外麵一路小跑著來到大殿門口。

“撲通!”

太監跪在大殿門外,高聲喊道:“皇上,奴才稟報,剛纔慈寧宮傳來訊息,太後身體突然有恙!”

無雙帝心頭一驚,猛地站起身來,脫口問道:“太後怎樣啦?傳太醫冇有?”

太監繼續說道:“回皇上,溫太醫已經趕去慈寧宮。”

“來人,快,朕擺駕慈寧宮,朕要去看看太後。”

“是!皇上擺駕慈寧宮!”

無雙帝對太後的感情很深。

雖然太後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但這十幾年來,太後對自己視如己出。

人心都是肉做的,將心比心。

無雙帝起身快速向慈寧宮奔去。

四大美女護衛對視一眼,立即飛身跟隨而行!

大內侍衛總管黃乾坤剛纔已經出宮去了,臨走前告訴無雙帝,他要去查一下現在京城裡的宗師級高手。

無雙帝邊走邊想,太後身體一直好好的,怎麼突然就有恙了。

以前自己每次從五台山回皇宮裡住上一段時間,每次都住在當時還是皇後孃孃的坤寧宮裡。

其實,無雙帝的生母不是太後,而是一位妃子,在生慕容無雙時,因為難產死了。

無雙帝的生母和太後關係非常好,兩人來自同一個部落家族,自小兩人就一起玩耍,情同親姐妹。

太後自己和先帝慕容複生了一男一女,男孩叫慕容戰,女孩叫慕容巧巧。

這兩人都比慕容無雙大上十多歲,巧巧公主早已嫁人,慕容戰在成年之後,就奉旨離開京城,去了自己的封地,當淮南王去了,遠離京城事非之地,活得逍遙自在。

先帝慕容複因為追求長生不老術,加上修煉方法有誤,傷了自己根基,在生下慕容無雙之後,後宮裡就再冇生出一男半女。

至於先帝為何將剛生下來的慕容無雙送去五台山,除了先帝之外,其中原因無人知曉!

民間有傳言,說是先帝請大師算卦,算出慕容無雙是星宿下凡,命格強硬,八字克雙親,所以出世生母就被克亡。

但大燕國未來之希望,將在慕容無雙身上實現,所以先帝將之送去五台山修煉。

無雙帝著急忙慌地趕到慈寧宮,得知太後身體已經醫好,現在去了景山泡溫泉!

無雙帝正覺的自己最近很煩,身體如千斤般沉重,不如自己也去泡泡溫泉!

說不定能去去黴氣,轉個好運!

於是乎,無雙帝也追著太後來到景山。

隻是,無雙帝到了景山之後,突然感到一陣內急,於是在太監宮女的引領下,來到這裡如廁!

趙子龍拉開門走出廁所,冬梅緊跟其後,兩個人來到門口趕緊跪下迎駕。

這時前麵幾名開道的大內侍衛已經來到門前。

見從廁所裡走出一位太監和一名宮女,幾名侍衛有些詫異地看了看兩人,見宮女是太後身邊貼身侍女冬梅。

於是,其中一名侍衛問道:“冬梅姑娘,你們這是在乾嘛呢?”

冬梅見是認識的劉侍衛,是名小隊長,比較熟悉,於是笑著回話道:“劉隊長,我來廁所這裡,還能乾啥呀!嘻嘻!”

劉侍衛一愣,轉念一想、也倒是,來廁所能乾啥,反正不會來吃飯。”

這時後麵一大群人簇擁著無雙皇帝走了過來。

劉侍衛趕緊帶人進入廁所裡檢查一番。

皇上要如廁,裡麵肯定要清場。

“安全!”

“安全!”

劉侍衛帶人快速檢查之後,發出安全提示。

此時無雙帝在四大美女的護衛下,來到廁所門口。

“皇上吉祥,皇上安康!”

冬梅俯身說道。

趙子龍也照葫蘆畫瓢說道。

無雙帝見廁所門口跪著一名太監,一名宮女,也冇覺得奇怪,這一路走來,道路兩邊跪的太監宮女多了去了。

無雙帝站在門口,冷柳閃身進入廁所,旋即又像旋風一樣閃身出來說道:“皇上,裡麵空無一人,請進去如廁吧!”

雲汐看了看四周,小聲嘀咕道:“皇上,這地方偏僻又安靜,就不用我等陪你上廁所了吧!裡麵臊氣沖天,實在不好聞,嘻嘻!”

無雙帝眉毛一挑輕聲說道:“不用了,我就小便一下,剛纔在大殿上,被那老東西給氣的差點冇憋住尿褲子。”

冰怡和淩月掩嘴偷笑,冰怡邊笑邊說:“怪不得見皇上一路走來,風風火火,兩腿夾得緊,到了景山,冇去見太後,而是直奔這裡,原來是憋得難受呀!”

無雙帝臉色微紅,翻了翻白眼,閃身進了廁所門裡。

剛纔他們在門口小聲說話,聲音太小,旁邊又冇人,彆人根本聽不到。

隻是他們忘了門口不遠處的地上,還跪著趙子龍和冬梅。

兩人跪在地上,都低著頭,冬梅根本聽不到無雙帝和四大護衛說些什麼。

可是,趙子龍就不一樣了,他剛剛因為陰錯陽差和冬梅合體修煉,意外啟動易筋洗髓雙修功法。

由此意外突破體內的桎梏,完成易筋經第一重境界的提升!

又意外得到金手指,並獎勵九重神功和初級天眼,開始身體中的正式修煉。

關鍵開通初級天眼後,趙子龍可以隔牆隔物看到東西,耳朵也比以前靈敏了許多倍。

剛纔無雙帝和四大美女所有的對話,都被趙子龍一字不漏聽得一清二楚!

趙子龍心裡覺得很奇怪,無雙帝怎麼跟四大美女護衛說話如此曖昧。

可是又一想,可能四大美女是皇上的貼身護衛有關。

彆說四大美女護衛了,皇宮裡的女人,除了生皇上的和皇上生的除外,有一個算一個,哪個不是皇上的女人。

一句話,皇上看上誰那是誰的福氣,皇上想臨幸誰,那是她家祖墳冒青煙了!

一陣窸窣流淌的聲響,傳到趙子龍耳朵裡。

趙子龍聽到後又是一愣!

臥槽,聽這聲音怎麼這麼奇怪,不像自己放水的那種聲音啊!

趙子龍跪在地上,悄悄抬了抬頭,好奇地用眼睛偷偷看向廁所裡,同時心中默唸道:“天眼開。”

“咯噔!”

下一秒,趙子龍心中驚愕不已……

因為他的目光透過墻壁,看到無雙帝坐在馬桶上,正在上廁所!那表情很是享受。

我艸,這是女人如廁的標準動作啊!

這…這…無雙帝剛纔說要小便的呀!

自己可是親耳聽到的不會有錯。

趙子龍搖了搖頭,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場景。

就在這時,無雙帝從馬桶上站了起來,還從身上拿出一抹絲帕擦拭了一下。

“我艸,無雙帝千真萬確是女人。”

趙子龍已經驚呆了……

這時趙子龍大腦中機器人的聲音響起:“慕容無雙,燕國皇帝,女扮男裝,修煉玉女心經,已達第五重境界,武力值為化勁初級,目前修煉遇到桎梏,無法突破自身束縛。”

“無雙帝果然是女人。”

趙子龍心中暗自道!這金手指真不錯,自己隻要對著目標認真看一眼,就能給自己想要的答案!

這特麼也太好使了!不是一般的給力。

四大美女護衛站在門口,原本四人正在小聲說著悄悄話。

淩月心思細膩對周圍環境觀察仔細,她無意中用眼角餘光掃到趙子龍。

她覺得有些奇怪,於是抬頭看到一個小太監半抬頭,目光有些呆滯,表情露出一抹驚愕的樣子!

淩月有些納悶地看了看趙子龍。

這小太監是什麼情況?

看這表情像是見到鬼似的。

可是,這裡除了我們四姐妹,什麼都冇有啊,麵前還有一堵牆壁。

此時,無雙帝已經上完廁所,整理好龍袍,正要邁步走出去。

突然,他停下腳步,目光聚焦在地上,那裡有一塊揉成一團的絲帕,上麵隱隱有一塊塊白色汙漬!

無雙帝覺得奇怪,這廁所地上怎麼會丟下一塊絲帕,看這種材料的絲帕,應該是皇宮裡專用的上等布料,普通太監宮女是不會用的。

無雙帝走過去,彎下腰,撿起這塊絲帕,一股特殊的氣味撲鼻而來……

無雙帝皺了皺眉,好古怪的味道!

又見絲帕上麵白色汙漬裡,還摻雜著斑斑血跡,又見血跡還冇乾透,像是剛剛使用過不久丟在這裡。

奇怪!這是誰用過的絲帕,這隨手扔垃圾可不是好習慣!一點素質都冇有。

無雙帝看到絲帕一角有慈寧宮專用的印記,原來是太後宮裡的人丟下的。

而趙子龍通過天眼,將裡麵無雙帝的一舉一動看得一清二楚!

趙子龍當然認識那塊絲帕。

尼瑪!剛纔他和冬梅修煉結束後,冬梅拿出隨身絲帕擦試身體。

兩個人剛纔慌忙中落在地上了,現在卻被無雙帝給撿到了。

尼瑪!這也太尷尬了吧!

“喂!你在發什麼呆呀?”

淩月見趙子龍一臉茫然樣,她覺得好奇怪,於是問道。

“回大人的話,奴纔要著急要回去!太後正等著奴才呢!”

趙子龍瞬間恢複過來,趕緊回答道!

趙子龍定睛打量問自己話的美女護衛,映入眼簾的是一雙黑色如夜的雙眸,即使此時有些怒氣,也遮不住她眼眸中的純淨。

那長若蝶翅的睫毛,忽扇忽扇,似乎眼底藏著深邃和悠遠。

“好漂亮的眼睛!”

趙子龍心中不由得歎道!

趙子龍見對麵美女護衛身上有著一種非常獨特的美,那是來自骨子裡的某種神秘!

給人一種隻可觀賞不可褻瀆奇妙感覺!

麵前女人身穿青色勁衣,將高挑身材襯托的淋漓儘致,盈盈一握的小細腰,高聳神秘而令人神往的玉女峰。

一雙大長腿與那翹屁屁連成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咕嚕!”

趙子龍暗中吞了一大口口水。

這時大腦中機器人再次提示道:“淩月,修煉玉女心經已達四重境界,武力值內勁巔峰狀態,此女會陰陽五行,玄學八卦!擅長運用計謀,素有女諸葛之稱。”

“我艸,這叫淩月的女人這麼牛逼啊!”

“但她的武力值冇有無雙帝高,兩人差了一個等級。”

趙子龍心裡暗自道!

“哦!你是太後身邊的人,那你走吧!”

“喂!你看什麼呢?叫你走呢!”

淩月黛眉輕蹙道,這小太監怎麼直勾勾盯著人家胸前看,都當了太監還不老實。

尼瑪!就是給你,你也隻能過過眼癮。

不過這小太監長得還挺帥氣的,模樣俊俏,皮白肉嫩的。

她總覺得這個小太監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就是一種感覺吧!

“謝大人!”

趙子龍一拉旁邊冬梅,兩人站起身就向浴室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