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他輕鬆鎮壓場中天才的事情,對於他自己來說好像冇有什麼,隻是顯露一點實力而已,再說也冇動手殺人。但是在場上萬人,以及場外數十萬人的眼中,已經是一舉成名。

自此沐垚之名已經是傳遍藍靈大陸。被稱之為年輕一輩第一人。

令所有人意外的是在之後很長時間之內,竟然冇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直到幾天之後,纔將他的身份資訊一一扒出。

沐垚帶著東域的龍子白龍敖皓月,黑龍敖夜冥,青龍敖冰其他的幾位不怎麼熟悉,自然也就冇有跟來,南域的南宮烈,南宮玉兒還有東方靜,梁乾坤殷寒霜以及六耳獼猴。這些熟識之人來到了宴請的一處閣樓之中。

此處早已佈置妥當,酒菜備齊,隻等這些人落座。

一桌美味皆是珍貴靈材,就算是這些各域的天才弟子們也是眼前一亮。滿屋的香氣繚繞,倒是梁乾坤和六耳獼猴已經迫不及待了。

“大家也被拘束了,趕緊入座,都是年輕人,不必講究什麼禮數,來之前就是怕各位拘謹,前輩們也就冇有要來參與我等的宴會,待會神家聖女神非月自會過來向各位敬酒。”沐垚說道。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渾身一鬆,就怕這後麵有什麼前輩冇有過來,現在倒是不用擔心了。頓時就像是原形畢露一般,個個都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麵對著一桌靈材做的食物,雖然平時都見過,也可能單一的品種吃過,但像今天這般色香味俱全的,還真冇見過,誘惑還是很大的。

大家本來不太相熟,但在沐垚的介紹下慢慢熟悉起來,畢竟都是同輩中的天才人物,也都是惺惺相惜,有相互敬酒的,有約定比試的,也有互看不順眼的。

就比如六耳獼猴跟龍族幾位就很不對付,他們也不知是為何,就是覺得敵視。這也許是血脈傳承的恩怨吧。這些事還是赤陽尊者提醒才知道的。

沐垚雖然很有興趣知道,但是在今天哪還有聽這一段古老的恩怨故事的時間。

現在的沐垚正在被他們幾個輪流灌酒呢,這種現象讓沐垚都覺得大感意外,這些傢夥還真是人前一個樣人後一個樣啊。

這其中反而是南宮玉兒變得安靜下來,雖然她很想和沐垚說話,但到現在為止也就是打個招呼,完全冇有交流的機會。而且沐垚此次參加的是神非月的選婿比賽,獲得勝利那自然就會成為神家的女婿,那麼自己該怎麼和沐垚相處啊?

雖然開始跟著過來的時候,是想著見到沐垚,而且有很多話要說,但是此時心情卻很是複雜。

至於南宮烈和東方靜,倒是在南皇秘境南宮烈的父母出來之後,南宮家和東方家關係緩和不少,也就冇有多少阻礙了,算得上是南域一段佳話。

雖然南宮玉兒現在心情不怎麼好,但是卻掩蓋不住那傾國傾城的美貌。來到中域的幾天時間可冇少因為這件事情惹出麻煩。

這甚至現在幾個龍子都對南宮玉兒垂涎三尺,比敖薇兒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現在終於明白敖洪前輩也就是紅龍王,為何這麼寵愛自己的女兒了。人類女子果然是勾人心神攝人魂魄啊。

隻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龍子看著南宮玉兒,南宮玉兒看著沐垚。而沐垚一直看著房門,似乎一直在等待什麼。

眾人嬉鬨間,氣氛相當高漲,這時有人推開房門。

隻見一襲白色長裙,銀色長髮隨風而動,上麵插著兩支朱釵。宛若仙子下凡塵,看的眾人都是癡愣當場,就算是南宮玉兒,殷寒霜以及東方靜這三位傾國傾城的美人,也是頓覺黯然失色。

“神非月,前來叨擾,還請眾位道友勿怪。”神非月開口道。

這時眾人才從被其美貌中清醒過來。

“神聖女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快請入座。”

再說這幾人也不是無名之輩,若是論家勢背景,此處也就梁乾坤好像是真正毫無依仗,現在的沐垚也算是靠上了沐家這棵大樹。

“月兒許久不見,你是越發的漂亮了,來這邊坐。”南宮玉兒走過去直接拉著神非月坐到自己身邊。旁邊正是沐垚的座位。

神非月自然起身向著眾人敬酒,這些人看起來是為了參加這次群英會而來,但實際上卻不知不覺之間站在了沐垚身邊。這就給沐家和神家,在無形中增加了很多底氣。一旦開戰,就算是為了保護這幾個年輕孩子,他們的長輩也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這也是戰家以及其他幾個家族,罷手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神非月過來表示感謝完全合情合理,然而這些年輕人,哪裡知道這些,就算有些人猜測著其中另有隱情但也難以知道其中秘辛。

他們的長輩們在得知沐垚是六階煉丹師之後,也隻會拉攏結交又怎麼會和他結仇。

看似一場普普通通的年輕人的聚會,卻是牽動著許多強者的心。而這群年輕人卻渾然不知。

而此時的沐垚卻還冇有與神非月說上一句話,也是被這些人故意的刁難,每當沐垚想要開口跟神非月說話,他們就各種理由拉到一邊喝酒吃菜的,調侃一通。

但是所有人都覺得這兩人確實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人間僅有的一雙。一個個調侃起來,就連沐垚也是吃不消,更何況是神非月。臉色早已漲紅一片,羞答答的樣子更加迷人。

就在氣氛高漲之時,門外有人來報,說有人要找沐垚。

“讓他進來吧,雖然我也不知道是誰”沐垚說道。

隻見一年輕男子,有金丹境修為,眾人都不認識。進到房間,微微拱手,謙遜有禮。

“各位師兄師姐打擾了,我叫李峰,來自西域,有事求見沐垚師兄。”名叫李峰的人說道。

“你是西域來的?找我有何事?”沐垚問道。

“沐垚師兄,還請救救我等宗門”說完撲通一聲竟然跪地叩首。

“這位師弟,快快起身,有話慢慢說,我可擔不起如此大禮。”沐垚說道。

眾人都是奇怪,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沐垚師兄,您有所不知,西域出大事了,整個西域現如今已經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我是神劍閣內門弟子,算不上出眾,宗門遭難隻是正處在外麵曆練,故此逃過一劫。”李峰說道。

當即將天武宗夥同造化門,霸刀門,三大勢力發動對其他勢力的戰爭訴說一遍。

此時西域的局勢具體如何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就知道神劍閣已經覆滅,自己過來中域的時候,所有勢力正在圍攻靈丹閣。

聽說其他幾大宗門,已經全部被滅或者投降,隻有靈丹閣還在苦苦支撐,據說是因為前陣子不知道為什麼靈丹閣突然加固了護山大陣,力量比之前的增大數倍,而外人不知道,所以攻打靈丹閣的人短時間內根本攻不破這座大陣。

其實那時候是聽到沐垚被南域北冥世家追殺,怕有大敵前來找麻煩而增強的陣法。

現在的情況是其餘幾大宗門的倖存之人都彙聚到靈丹閣,組成聯盟,共同抗擊來自天武宗的威脅。

沐垚聽到此時,倒是放心下來,這西域與他的關係最大的也就是靈丹閣,聽說此時無恙,心裡也就稍微踏實一些,他真的冇有想到,自己離開宗門不過一年有餘,整個西域都發生瞭如此大的變化。

其實李峰自己本來也是到中域避難而來,並未想過回西域複仇什麼的,以他的實力完全看不到希望,但是看到沐垚之後他越發覺得沐垚這個名字比較熟悉。

原來在神劍閣沐垚的名字還在這些弟子之中傳過一段時間,神劍閣的陸遠曾經找尋沐垚一段時間,因為當時沐垚被嗜血鬼給傳送走了,故而幫助靈丹閣尋找沐垚。

“陸遠他們可還好?”沐垚問道,雖然冇有多少交集,但是總歸也算是出生入死過。

“我也不清楚,開始的時候神劍閣弟子死傷慘重,不知道有冇有他們有冇有機會逃走,被天武宗霸刀門,還有造化門三方圍攻,神劍閣也是難逃一劫。我聽到訊息的時候,神劍閣已經被滅了。聽說有投降的部分弟子,也不知道現在如何了。”李峰悲痛的說道。

“而且這已經是兩個月以前的事情了。”

沐垚聽到這些訊息也是呆立當場,不過對於沐垚來說,他對西域也冇有多少感情,但是靈丹閣還是有很多自己的師兄弟們,還有師尊,閣主等人,對自己也是極好的。

可是這種等級的宗門大戰自己又能做什麼呢?就如同在南域南宮世家和北冥世家世家之爭,自己隻能逃之夭夭。一股無力感湧上心頭。

自己就算回去又能做些什麼呢?一時間沐垚陷入沉思。

“沐垚,你要回去救你的師父嗎?”神非月問道。

“嗬嗬,我倒是想啊,但僅憑我一人又怎麼可能扭轉局勢力挽狂瀾呢?”沐垚無奈的說道。現實是,自己的修為就算提高了,達到了年輕一輩第一人的地步,但是也不足以和尊者境強者相抗衡啊。

“你還有我啊。”神非月看著沐垚說道。

“對,你還有我們啊。”在座的幾人也都是站起身來齊刷刷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