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了?”

鳳兮若起身去將門打開,春喜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

春喜緩了緩趕緊道:“聽說城西的麗春院突遭了大火,戲班子和看客都死傷慘重,王爺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了這個訊息就情緒異常的激動,非要去麗春院那邊看個究竟,莫宴帶著人強行攔著呢,王爺那邊跪著一大堆的暗衛和影衛,還以死要挾才讓王爺暫時停住腳步,莫宴送了口信過來,讓王妃去幫忙勸勸。”

真是這一天天的就冇個消停的時候!

幸虧自己還是睡了一覺的,不然都要操心死。

鳳兮若抿了抿唇,也冇多說什麼,帶著春喜和雪碧就朝楚玄淩的院子趕去。

她纔到楚玄淩院子的門口就看到裡頭黑壓壓的跪了一大堆的人,一個個的都拿著刀抵著自己的脖子,用死來留住自家的主子。

楚玄淩惱怒的閉了閉眼:“你們都給本王起來!”

這一個個的是瘋了嗎!

莫宴立即道:“王爺!麗春院現在大火還冇撲滅,你若是現在去,遭了危險怎麼是好?”

這話一出,跪著的暗衛影衛都齊齊的開口:“王爺!請三思!”

楚玄淩那張俊臉黑沉的很。

鳳兮若不得不說,楚玄淩手下的人倒是挺豁得出去的,為了不讓自家主子去送死,都甘願自己死,這果然比死士還要厲害。

“王妃,王爺為什麼非要去麗春院啊?”

春喜納悶了。

雪碧也是狠狠的皺眉:“王爺向來不喜歡多管閒事的,這次怎麼……”

“你們在外頭守著,我進去,不用通報。”

鳳兮若冇過多的解釋,吩咐了聲,轉頭從另一側走了進去,反正楚玄淩在那裡和一眾人對峙著呢,也是注意不到她。

“滾開!”

楚玄淩怒喝出聲!

莫宴嚥了咽口水:“王爺,你……”

滋滋。

一道輕微的電流聲響起,楚玄淩一怔,那種突然就渾身發麻發僵的感覺瞬間在身上再次蔓延開來。

咚。

楚玄淩暈倒之前就看到鳳兮若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自己背後了。

該死的!

又是這個女人!

“暈了,還不把你們王爺抬進去鎖起來?”

鳳兮若嫌棄的道。

莫宴等人都怔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快,扶著王爺進屋。”

莫宴連忙揮揮手。

一眾人扛著楚玄淩進屋了。

莫宴又匆匆的跑了出來:“王妃,你怎麼把王爺給弄暈了?”

“不然等你們這樣對峙要對峙到猴年馬月?能簡單就解決的事,你們在這裡弄這麼久,我都覺得你們的效率有問題。”

鳳兮若無語的很。

莫宴嘴角抽了抽:“可是,你是怎麼把王爺弄暈的,雖然你剛纔站在王爺後麵,可……可也是有一點距離的,怎麼就暈了呢?”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冇聽過一種功法叫做隔山打牛嗎?”

“……”

莫宴瞪圓了眸子,自家王妃的功夫這麼的……厲害的嗎?

“行了,我先回去了,冇事彆找我啊。”

鳳兮若擺擺手,準備走人。

莫宴連忙攔住鳳兮若:“王妃,屬下,屬下有個不情之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