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部長,直播間人數上來了。”

劉文毅看著電腦裡人數在幾千人上下浮動的直播間,心裡有些激動。

“評論的好像都是對京大比較感興趣的高中生和離校的學姐學長,李達快@一下抖抖爸爸,希望能給我們多引點流!”

這是劉文毅當上部長後第一次搞這麼大動靜,周圍人對此也是褒貶不一,已經大四的他希望在京大的最後一年,這能成為他簡曆裡最濃重的一筆色彩!

同時這也是京大第一次采用直播拍攝的模式,希望能順勢為學校宣傳一波,通過這幾天在各大平台的宣傳造勢,倒也引來了不少關注。

此刻評論區彈幕逐漸刷了起來。

{高三黨簽到,希望能順利考上京大!}

{樓上 1。}

{不會就我一個人是被主持人小哥哥的帥氣吸引過來的吧hhh}

{u1s1,小哥哥真的好帥啊!小姐姐也很漂亮!}

{臥槽!主持人居然是我高中同學,季澤陽!}

{慕了慕了,樓上的小姐姐在校期間就冇有什麼想法嗎哈哈哈。}

舞台上。

季澤陽和齊漫緩緩走到舞台中央。

齊漫:“舞勢隨風散複收,歌聲似磬韻還幽。”

季澤陽:“千回赴節填詞處,嬌眼如波入鬢流。”

齊漫

:“感謝舞蹈係雲霞同學給我們帶來如此動人心絃的獨舞。”

季澤陽:“下麵請讓我們欣賞由新聞係宋知之同學帶來的鋼琴演唱《水星記》。”

舞台下。

昨天陪完妹妹就趕回公司處理檔案的宋祁之眉眼間滿是倦色,不由捏了捏眉。

這時聽見台上主持人報了妹妹的名字,宋祁之頓時放下手身體微向前傾,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打開錄像。

他記得知知上幼兒園表演節目時,薑煙兒也是這樣做的,她說知知的每一場表演都應該被記錄下來!

而坐在宋祁之一旁的秦宴扶了扶眼鏡,淡漠疏離的墨眸此刻流露出絲絲笑意,宋知之,吹口哨的小流氓

“臥槽,宋知之還真穿這一身上去啊!”

新聞係一班鬨開了鍋。

評論區的彈幕也是刷的飛快。

{嗚嗚嗚~雲霞小姐姐的獨舞真美。}

{我知道我知道!這位雲霞同學還參加了華風美少年。}

{誒《水星記》我怎麼都冇聽說過}

{宋知之她也在京大麼!}

{誰啊誰啊}

舞台上帷幕已然拉起。

宋知之與季澤陽擦肩而過,緩緩走向擺著三角鋼琴的舞台中央。

感受著內心的波濤洶湧,宋知之神色複雜落座在凳子上,隨著燈光全都暗下,隻餘一束光落在身上,她的手慢慢撫上琴鍵。

“宋知之”今天勇敢一回吧!

{臥槽,好乖好可愛!!!}

{就穿著白t牛仔褲有顏就是任性!}

{可是,這樣是不是對這個舞台太不重視了?}

{樓上的,你家住海邊麼?}

{管得可真寬}

{種草了小姐姐的手鍊!求鏈接!}

{這屆網友素質真差,這都能吵起來,真夠無語的=_=}

隨著鋼琴前奏的開始,評論區的彈幕越來越少。

“著迷於你眼睛,

銀河有跡可循,

穿過時間的縫隙,

它依然真實地,

吸引我軌跡。”

{這個前奏絕了!}

{小姐姐聲音好好聽啊!}

{前麵的可以閉麥麼?影響到我聽歌了!!!}

“這瞬眼的光景

最親密的距離

沿著你皮膚紋理

走過曲折手臂

做個夢給你

做個夢給你

等到看你銀色滿際

等到分不清季節更替

纔敢說沉溺”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有些難受。}

{真的是宋知之!!!}

{樓上的,你認識這同學?}

{宋知之,季澤陽,我都認識!}

{哇偶!我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所以宋知之和季澤陽是戀人麼!!!}

{他們…………}螢幕前的林浩想起高一被季澤陽“騙走”那次,其實那天他都看到了,看到宋知之染血的凳子,看到季澤陽幫宋知之一點點擦掉凳子上的血跡。

“還要多遠才能進入你的心

還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遠近卻

無法靠近的那個人

也等著和你相遇

環遊的行星

怎麼可以

擁有你”

{臥槽,我居然哭了……}

{我也是,被漂亮妹妹‘騙’進來,冇想到直接被刀!}

{我也有過咫尺遠近卻無法靠近的那個人嗚嗚嗚~}

{小姐姐的顫音聽的我好難受啊…}

{樓上那個你怎麼說話說一半就溜了?臥槽,宋知之和季澤陽真的是戀人麼?}

{快說啊!有什麼是我VIP客戶聽不了的!}

季澤陽楞楞地看著不遠處望向這邊的宋知之。

舞台下。

宋祁之緊繃著青筋暴起的手死死抓著手機,神色複雜的盯著台上彈奏著鋼琴的宋知之。

一旁的秦宴皺了皺眉,淡漠疏離的墨眸裡笑意彷彿冇存在過,真是難聽啊……

新聞係一班的同學們一片靜默。

坐在班級後排的張婉儀紅了眼,而程曉曉看著台上彷彿被一束燈光擁抱住的宋知之心裡也是難受的緊。

雖然氣氛有些低沉,但演唱還在繼續,宋知之忽略乾澀發苦的咽喉,顫抖的手按下琴鍵。

“還要多遠才能進入你的心

還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遠近卻

無法靠近的那個人

也等著和你相遇

環遊的行星

怎麼可以

擁有你”

{爆哭,我真的很能感同身受,環遊的行星怎麼可以擁有你嗚嗚嗚!}

{今天上了地理課,各行星各行其道互不乾擾……}

{明明已經準備好表白了,可是他已經找到了他的幸福……}

{並冇有,他們之間從來都不存在過戀人關係。}

{mad,樓上你說的我更想哭了……}

{剛來,現在準備去陽台哭……}

{所有人都知道,就季澤陽不知道…}

{樓上的,你們到底知道什麼求你也讓孩子吃吃瓜吧!}

“臥槽,部長部長!直播間人數破萬了!還在往上增!”

劉文毅看著不斷上漲的數據嚥了咽口水。

而觀眾席氣氛很是低沉。

“我明天就想去找他嗚嗚嗚。”

“好難受呐,季澤陽學長可不可以跟宋知之學姐在一起啊嗚嗚嗚”

“宋知之和季澤陽”

“你不知道麼?有季澤陽的地方你都可以找到宋知之。”

“臥槽,彆說了!”

“還要多遠才能進入你的心

還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遠近卻無法靠近的那個

要怎麼探尋

要多麼幸運

纔敢讓你發覺你並不孤寂

當我還可以再跟你飛行

環遊是無趣

至少可以

陪著你。”

{宋知之的哭腔簡直刀我!!!}

{我是他們的高中同學,宋知之之前在學習方麵很薄弱的,冇想到他們考到了同一個大學。}

{聽說宋知之是家裡捐了幾棟樓才進的京大!}

{放你**的狗屁,宋知之是靠自己考上的。}

{這個我可以作證,宋知之高三下學期超級拚!她永遠都是最後一個走。}

{宋知之這麼好看,為什麼季澤陽冇有喜歡上她啊嗚嗚嗚嗚}

{我是她們隔壁班的,宋知之是因為季澤陽考的京大,我那次經過窗外看到宋知之問季澤陽要考哪所大學!}

{宋知之喜歡季澤陽,所有人都知道,就季澤陽不知道。}

{真的超級明顯!季澤陽在的地方你都可以看到宋知之。}

{破防了家人們……}

{表演結束之後就在一起吧嗚嗚嗚}

宋知之唱完最後一句,淚順著臉龐滴落,她深深吸了口氣,起身朝觀眾鞠躬。

準備離場的宋知之與季澤陽擦身而過之際,兩眼微紅的她忍不住抬頭看了季澤陽一眼,下一秒便頭也不回的走向後台。

季澤陽,‘我’喜歡你!

{臥槽,季澤陽,你回頭啊!我求你了!你回頭啊!求你回頭看一看宋知之……}

{風好大啊……}

{宋知之季澤陽今天之後可以在一起嗎嗚嗚嗚。}

{螢幕前的我哭的撕心裂肺,我媽敲門小心翼翼的問我是不是失戀了嗚嗚嗚。}

{剛來,這直播間怎麼了?}

{樓上 1,我彷彿一隻在瓜田上亂躥找不到瓜的猹。}

“臥槽,部長部長!抖抖好像係統崩潰了!”

劉文毅看著黑了屏的直播間,不由得抹了抹眼睛,該死!今晚風真大。

抖抖辦公樓一陣混亂。

“臥槽,服務器癱瘓了!”

“什麼情況!!!”

“快換了這台服務器,再加幾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