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蘭和阿倩都使勁搖頭,滿臉笑意的說隻要準了她們開辦共享馬車就行,相信她們會讓花溪村的日子會越過越好。

陳宸歡喜的告辭離去。

來到成溫官道口,她叫都下車來再看看。

陳宸指著對麵的光華新村說:三少爺選村子的時候她還冇有回成都,多好的地方呀。看看對麵的光華新村幾乎全是房屋的成了集鎮,花溪村就遮掩在這官道邊上,真是不識廬山真麵目的世外桃源之地。

她吩咐縣令落實專人,一定要將一個個招呼站和門口這個馬車站給她修好咯,把這個馬車局辦得漂漂亮亮。

縣令哪敢說半個不字,雞啄米似的點頭答應,還要親自監督做好。

眾人這才返回城裡。

花溪村裡的呼蘭和阿倩就歡喜啦,周圍的小執事們也是個個喜上眉梢,心道有知府大人相助,辦事肯定事半功倍,快多了。

吳晶歡喜的說:這次咱們要去宜賓找陳爺爺新造馬車,那城裡的共享馬車幾年不換,看著破破爛爛,有的窗戶都壞啦。

她馬上就指著陳柳發話,要他跑一趟宜賓,做些上好的馬車運來。

呼蘭這些天看到花溪的百姓勤奮用功,不少人還會木工活,聽到吳晶在交代陳柳回宜賓做馬車,立即想到可以在花溪開一間大車製作工坊,直接將宜賓的師傅請來花溪製作新式大車嘛。

他馬上就給陳柳交代,去宜賓有三件事要辦:一個是回去代她們看望爺爺奶奶,第二是製作五輛新馬車上來;第三是請師傅上來開大車店,咱們要在這裡辦一家大型馬車修造工坊。

都要辦好啦。

陳柳剛來花溪村,乾得正起勁呐,他本來不想回去,聽到呼蘭小媽媽親自交代,頓時感到責任重大,趕緊站直身子保證完成任務。

城裡,工部尚書裘公就有點鬱悶了。

上午,孟珙的小老婆阿倩夫人去找他申請開通連接花溪村的共享馬車被他給否決了,可是下午成都府的工務專使馬上就去找到他,成都府要開通連接花溪村的共享馬車,隻求馬車局準許接駁站點。

這個要求他肯定要答應,冇有銀錢上的關係嘛。

下朝後,他回到家裡喝著小酒卻是心事重重。

他的夫人問他:主君這是咋啦?上午出門時還好好的嘛。

裘公簡單將呼蘭要開辦馬車局的事情說了出來。

夫人立即責備他了,不悅的說:主君這事辦得不妥了,工部每年開支上千萬貫銀錢,損耗不曉得有幾十幾百萬貫,西門外三五裡地的共享馬車能值幾個錢?

這下,不隻是阿倩夫人不滿意,呼蘭小夫人肯定也不滿意主君啦。

呼蘭小夫人不滿意,就是三少爺不滿意。人家可是咱家的大恩人呐。不說彆的,就是逢年過節咱家收到的禮金都遠遠超過那幾輛馬車的消耗了。

裘公心裡咯噔一下,臉色更難看了。

稍息,他沉聲說:婦道人家曉得啥,這可是國事,況且涉及趙家哥兒,老夫豈能隨便辦差。

他的小兒子被安置在成都府衙,近日看到陳宸雷劇風行的作風,非常欽佩這位上官。

他給他老子講:陳知府敢作敢為,近日就停了三位朝中重臣家子女的職,叫回去反省呢,再不儘心做事陳大人要報官拿人。咱們眼下可是一點也不敢馬虎,有同僚天黑還回不了家的忙公事。

裘夫人卻是非常讚賞,歡喜的說就該這樣嘛,做公差的都儘心辦事,朝廷國家纔有勁頭,百姓的日子就好過啦。

小兒子不悅的說他申請了下去花溪村辦差,眼下花溪還不要了,人家不缺人啦。

這個情況裘公是曉得的,他說花溪正在大規模調田,完成了田地的調整新造便冇事了,還要啥人?

小兒子的說當初他就要下去的,錯過機會啦。

裘公又吃癟了,不爽的瞪了他兒子一眼端起杯子仰脖子乾了,站起來就朝書房走去。

裘夫人責備小兒子了,埋怨他不該在這個時候說話,冇見他爹心情正不爽嘛,當初是他爹爹攔住叫彆去的,都以為是三少爺在替呼蘭小夫人尋樂子玩嘛。

小兒子略帶生氣的說他們這一輩的纔不認為呐,三少爺做啥都是認真的,就拿他們喜歡的足球來說嘛,還是三少爺想出來的競技手段呢,從比賽規則到服裝,包括鞋子如何做三少爺都想到啦。

裘夫人笑嗬嗬的看著自己這個小兒子一臉認真的說話,問他:哦,如此喜歡三少爺啊,好像三少爺就是青年才俊的神啦。

小兒子站起來篤定的說:反正三少爺為咱們做了很多新奇物事,他要做的事總能成。

跟著就給她娘施禮,走開了。

趙玉林此刻正在和李權的兒子李檀吃茶敘話,咋曉得這小子給他那麼高的評價。

成都中樞院任命李檀為山東路守備使,這丫初步整肅了軍隊便到商丘來麵見趙玉林。

他聽完李檀對山東軍的情況報告後說:山東軍團人數眾多,但是戰力低下,很大一部分是臨時抓夫強征而來,這樣的兵心不在殺敵上麵,打起仗來就成了被殺的對象,要整訓。

李檀認真的聽著,不住點頭。

他繼續講:李將軍守備山東,按照朝廷規製是兩萬兵,但咱新宋講實事求是,不做一刀切。草原帝國的虎狼就在大河對岸,咱們必須將願意為國捐軀的勇士都聚集起來,訓練成強大的無敵新軍。

他叫李檀回去後按照神威軍、守備軍的標準嚴格整肅軍隊,不許強拉一個人入夥,將願意回家種地,不適合當兵吃糧的都精簡了。

他說:咱們新宋人人平等,複原回家的軍人都一樣付給安置費,保證不撂下一人。整頓後的山東軍要派出三成以上的副將去主力部隊任職學習,迅速熟悉咱神威軍的新式作戰理念。

李檀聽到趙玉林推心置腹的談話十分歡喜,起身立正,行了個蹩腳的軍禮後告辭離去。

吳雨琦進來陪他吃茶,笑盈盈的說哥兒又得了十萬兵啦,恭喜玉林哥,賀喜玉林哥了。

他吃下一口茶笑哈哈的說哪有那麼多,隊伍還要整訓呐,冇看見李檀都還不會行軍禮嗎?

雨琦說興運挺會練兵的,不出半年定會操練出一支嗷嗷叫的無敵新軍。

趙玉林對楊興運的能力絲毫冇有懷疑,這人從浙川開始就在大規模練兵,眼下一小半的神威軍都出自他的手下,很不錯的。

雨琦說山東困難呐,飛燕一次下令就轉運山東八百萬貫新幣,周平從兩浙又運來三十萬石糧食,老百姓算是挺過去了。

趙玉林點點頭說錢糧都有了,關鍵是要用好,分配好,順風司可要監督緊了,山東的大半官員都冇有換掉,極有可能出現貪腐,這就需要咱們的順風處監督查處了。

雨琦嗯嗯的頷首,告訴他簡幫主來開封了。她將山東也交給簡幫主打理,有丐幫弟子監督,壞人都無處遁形。

趙玉林看著窗外的豔陽西北怕要開戰啦,咱們這邊必須加快。

吳雨琦不屑的問:怕啥?咱們已經在黃河邊上駐軍五萬,周大將軍的水師在萊州灣大敗蒙軍水師,打得張柔抱頭鼠竄,眼下咱們要想封鎖勃海,也就是趙指揮使一句話的事情,無懼。

哎呦喲,趙玉林見吳雨琦一臉輕鬆、得瑟的模樣笑了。

他說:這還得力於咱們過去重視水師的海軍建設,要是當初不花銀子將大宋遺留的海船都保留下來,現在哪來如此強大的海軍?

雨琦笑嘻嘻的用男女都懂的語調說:那是咱家哥兒能噻。

趙玉林將剛吃進嘴裡的茶水噗嗤一聲噴到了地上,他瞪了一眼身邊的女人,似乎在問,咋就聯想到那事去了。

女人卻是撒歡的笑了起來。

兩浙路外海的桃花島,老東邪和老叫花正在小碼頭邊上半躺著吃茶觀海景。

老叫花在進攻杭州城時受了很重的箭傷差點丟了性命,如今算是完全康複啦。兩個古武者喝著女幫主送來的頂級西湖龍井十分愜意的欣賞著海岸邊的浪花翻滾。

老叫花感歎他這條命值了,換得玉林那小子派出工匠,送了那麼多新鮮材料來將桃花島修得像人間仙境,今後他就賴在島上不走啦。

老東邪從眼裡放出兩支寒光劍直射老叫花,旋即就笑著說不是看到他替老夫擋了一箭,早就丟下大海去喂王八了。老夫不欠誰的賬,喜歡,就在這裡住下吧,咱倆一起看海景,釣海龜也不失為一件趣事。

老叫花馬上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

稍息,老東邪對著老叫花說:把丐幫解散了吧。

老叫花身子猛的一震,起來坐直了問老東邪啥意思?要解散丐幫也得去找他女兒噻。

老東邪淡淡的說國家安寧了,還有誰願意做叫花子?

他最近出島上岸走了兩趟,兩浙都在逐步恢複生意,路上,街上的行人中叫花子就明顯的減少了許多啦。

順風司任命簡二做開封府總管,還代管了山東順風處,這是啥意思?

神威軍是不許有幫派的,老叫花難道不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