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上也累了,你先好好休息休息,到了晚飯我叫你,君母溫柔的說。”

黎煙點了點頭,回到房間內整理東西。

吃過晚飯之後,君母拉著黎煙在沙發聊天,隨即又遞給了她一張銀行卡。

“小煙,這張卡你拿著,明天讓他們五個帶你去江城逛逛,想買什麼儘管買。”

“君阿姨,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

話音落下,黎煙就瞥見了邊上溫父一臉不悅的表情,隻見他陰陽怪氣的開口說道:“裝什麼清高呢,你來我們溫家不就是貪圖那點錢嗎?”

“溫澤!”君母帶著怒氣開口喊著溫父的名字。

“我說的不是實話嗎?你吼什麼吼!”

黎菸嘴角抽了抽,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得罪這個溫澤了,再三推辭,這才拒絕了君母的好意。

就在這個時候,邊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煙姐,公司這個季度盈利了四億八千五百萬,已經打到您的賬戶上去了。”

她勾了勾唇,錢,她黎煙可不缺。

這一天就這麼過去了,翌日一早醒來,從管家口中黎煙得知君母約上好友外出打牌去了。

五位少爺正在餐桌吃著早餐,昨晚君母早已交代了,讓他們今日帶著黎煙到江城逛逛。

黎煙剛剛入座,大哥溫沉低沉的聲音就開口道:“我公司今天有會議,讓他們四個帶你出去。”

話落,男人放下餐具起身直接離開。

其餘四人緊跟著開口道:“不好意思了,黎煙,我今天要趕著拍戲,不方便帶你。”

“我醫院還要兩場手術。”

“我今天要出差。”

“我要上課。”

黎煙:“……”

五人接二連三離開餐桌,黎煙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接著漫不經心的吃著早餐。

她在房間裡呆了一個下午,直到傍晚,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對麵傳來了一個激動的聲音:“煙姐,煙姐,你是不是來江城了?”

“有事嗎?”黎煙冷淡得開口道。

“你來江城都不告訴我,你不仗義!我不管,你現在馬上出來跟我去吃飯。”

“不去。”

“你不去我就到溫家找你。”

黎煙:“……”

半個小時之後,她與管家說了一聲,獨自離開了彆墅。

黎煙再和許多吃過晚餐之後,又被他強行拉到了江城一家高檔酒吧。

“煙姐,溫家冇人欺負你吧?”

“誰能欺負我?”黎煙冷笑了一聲。

許多尷尬的笑了笑:“也是啊……”

回想黎煙的事蹟,她不欺負彆人就算了,誰能欺負得了黎煙,彆看這女人長得漂漂亮亮的,但簡直就是一個大魔王。

“那你真打算和溫家的人訂婚啊?”

“不知道”黎煙喝了口酒漫不經心的說道。

要不是父親……自己不會來到溫家的,現在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兩人正在一樓的酒吧大廳,完全冇有注意到,二樓的卡座一直有人在盯著他們。

此人正是溫沉。

他下班被朋友約到此地,剛入座冇多久,就看到黎煙和那名男子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