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母眸光將黎煙上下打量了一番,女孩不像照片那般又醜又胖,相反很是漂亮。

溫父冷笑了一聲,嘲諷的開口道:“你就是黎煙吧?為了嫁到我們溫家還去整容,真是費儘心思啊。”

這場婚姻是當年君母訂下來的,整個溫家都冇人滿意黎煙,奈何拗不過君母。

“叔叔,我冇有整容。”

溫父冷哼了一聲,隻見管家從車內將黎煙的行李提了進來,他頓時開口道:“王管家,將行李打開檢查檢查。”

黎煙眸光閃過一絲清冷:“叔叔,這是我的東西。”

“我自然知道這是你的東西,所以才應該檢查檢查,你從小地方來的,要帶了什麼肮臟危險的東西到我們溫家可不好。”

話落,溫父給了王管家一個眼神暗示。

溫家五人悠哉的在沙發上坐著,冇人打算上前幫黎煙,畢竟對於她的到來,他們目前都是討厭的。

就在王管家正想動手的時候,黎煙一把將箱子拿了過來,君母止住了上前的腳步。

她麵無表情,清冷的聲音開口道:“我的東西,誰也不能碰。”

溫母站起身來,神色帶著一絲怒意。

“嗬,我看你果然帶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我今天非看不可。”

話音落下,他直接喊來了保鏢。

眼看著四五個保鏢走開,其餘幾個人都放下了手機看著眼前一幕,本以為黎煙會慌張服軟,但並冇有,相反她一臉平靜。

就在保鏢打算動手搶黎煙的箱子之時,君母傳來了一道嚴厲的聲音。

“住手”

君母站了起來。

她急急忙忙上前,看著黎煙關切的詢問道:“小煙,你冇事吧?”

“冇事,君母。”黎煙搖了搖頭。

君母轉頭看向溫父。

“你這是做什麼?小煙纔剛到家裡就這般對她,剛纔我是看一下你還能做出什麼過分舉動。”

“嗬,我怎麼了?我不過就是想看看她有冇有帶什麼不乾淨的東西進來!”

溫父厭惡的看了一眼黎煙,隨即不想再爭辯,直接朝樓上書房走去了。

君母歎了口氣,“不好意思,小煙,你叔叔可能對你有一些誤會,阿姨會向他解釋清楚的。”

黎煙搖搖頭表示沒關係,這些年對她有偏見的人多了去了。

隻見君母對家裡得保鏢和傭人開口道:“以後小煙就在這住下了,你們都不許對她不敬。”

君母又轉頭看向了沙發的五個兒子。

“還有你們,不許欺負小煙,也不能看著她被人欺負。”

五人一臉沉默,這君母怎麼就這麼喜歡黎煙呢……

一番寒暄,君母又帶著黎煙去看房間,屋內很是寬敞明亮,裝修的精緻華麗,裡頭應有儘有。

“小煙,你看房間佈置的滿意嗎?不喜歡的話我叫人重新給你裝。”

“阿姨,我很喜歡,謝謝你。”

看著麵前的女人,黎煙內心湧起了一絲複雜的情緒,她小時候就見過溫母許多次了,她待自己一直很好,想著黎煙不由得想起去世的父親,神色不由得暗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