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事連綿,半個月時間,哪怕長生武者據土而守,利用殺陣防禦,仍是步步敗退。

長生界各地早已震動,哪怕釜底抽薪,各大道統增援,可依舊擋不住敵人的殺伐。有的道統甚至人去樓空,至此衰亡。

杏古部執掌的蒼州更是一連增援了三次,數以百萬的武者奔赴戰場,想力挽狂瀾,可結果卻是不儘如人意。

最終,王夏候帶著青銅族鼎親自奔赴天荒,他帶著一族氣運殺上天荒。

武帝城中早已割據出雙方陣營,死戰不休,王庭山與王天一等人連連佈下大陣,坑殺了無數敵軍。

“族主,你怎麼來了?”王青絕驚駭道,王夏候身係一族安危,非可小可。

“放心吧,族中已作了詳儘的安排,你們在前線流血,我如何能夠置身事外。”

王夏候帶來了青銅族鼎,這口鼎神異非凡,擁有滔天之力,王夏候想以此殺敵。

一番商議下,王夏候與王青壯,王青庸,王州海四人共同執掌青銅族鼎,氣運之力無比的可怕,它是人王所鑄九鼎之一,而今卻是顯露威能。

四人驟然殺出,青銅族鼎橫擊一位不朽王者,氣運之龍昂鳴,化作奪目青光,熾熱可怕。

隻是一擊,不朽之王當場炸開,青銅族鼎鼎口擴張開來,吞噬不朽王者血肉,異火淬鍊,化作自身力量。

它爆發無量神威,截走了對手的大半道果。

那位不朽之王複生,卻是再次被氣運真龍鎖定,轟的一聲炸開,青銅族鼎更加霸道,將對手所有血肉吞入鼎中淬鍊。

一族氣運恐怖如斯,數擊之間斃掉了一尊大敵,哪怕對手早已負傷,但這樣的戰績依舊驚世駭俗。

青銅族鼎其上道紋閃動,氣運之力澎湃,無量異火在鼎中焚燒。

無數長生武者注目,大感意外,杏古部竟有這樣的神兵厲器。

“青銅鼎?”異族不朽之王側目,他小心防備,這口鼎可不是尋常。

王夏候以涅道後期的修為帶頭殺出,青銅族鼎破空而出,龐大神威壓爆虛空,貫穿虛無。

“找死。”不朽之王早有防備,不可能像第一個那麼容易被殺死。

不朽符文煜煜生輝,五光十色的霞光湧動天地,隻是瞬息間,驚天碰撞,無數大陣崩塌,不朽之王的身軀倒飛而出,張口吐血。

王夏候四人追擊而出,一時間引爆全場,振奮人心。

“兄弟們反擊的時候到了,隨我殺。”

千萬武者像打了雞血一般,呼嘯衝殺,一時間,竟有幾分反攻的氣勢,王夏候四人拚命催動青銅族鼎,磅礴神威打得不朽之王節節敗退。

不朽之王怒吼,萬萬想不到這口鼎如此駭人。

它衝擊而來,似無量大世界撞擊天地,氣運之龍昂鳴,沐浴騰騰異火,威勢非凡。

“斬掉他纔有可能反敗為勝。”王州海發狠,他們與青銅族鼎血脈相連,能爆發出至強威勢。

四人齊步壓了上去,驚天碰撞下。不朽道兵顫抖,威能滔天。

王夏候養精蓄銳多年,出手剛猛霸道,非尋常可以比擬。青銅族鼎隆隆震響,搖動天地,吞冇日月星光,更有神秘符文綻放。

砰,又是驚天碰撞,王夏候主動出擊,那位異族王者不由滿腔怒火,橫擊而來,他肉身宛如無瑕的神兵,可擎天辟海。

轟,天穹炸裂,王夏候四人被震得頭腦發昏,青銅族鼎變得無比可怕,再次衝擊而去,萬千異火真龍撲殺呼嘯,青色火光染遍天穹,熱浪蒸騰。

“給我開。”不朽之王怒吼,不朽道兵撼動青銅族鼎,發出驚世轟鳴,秩序如電亂舞,橫射四方。

青銅族鼎的威能節節拔高,甚至蓋過了半座天宇,它齊聚一族信仰,是蓋世族器。

“殺。”王知暖浴血而戰,劍光斬動,道輪之力披荊斬棘,瞬間斬過虛空,斃掉一位高手。

“找死。”數位異族涅道生靈殺來,他們對王知暖很是看重。這樣的人物要儘早扼殺。

王元道被敵人幾度重創,逃回長生陣營後昏迷不醒。

皇甫無憂身邊的高手大部分都已經戰死了,他手持長槍橫立,一人獨對諸多高手。

數天後,武帝城大半地域淪陷,敵人實在是太多了,長生界的頂尖強者傷亡過半,敵勢卻依舊洶湧。

“還有人來援嗎?”一位聖主苦笑道,此時的長生界怕是冇有多少強者了。

“難了,殺多少算多少吧,反正我冇打算活著回去。”

眼前的武帝城已是人間地獄,此時的星空之上,重明吐血,哪怕手持妖祖魔刀,他終究不敵靈祖。

“你另類重生,擁有了無窮潛力,可惜你冇有時間。戰魔,以前的恩怨到此為此了。”

靈祖話音剛落,隻是瞬間,身上的氣息掀退重明,恐怖符文閃動,星空戰場上的眾人不由瞪大了眼睛。

“怎麼可能?”重明驚訝失聲,靈祖已觸摸到第三境了,如今卻是要突破了。

“他要突破了。”吳落雪有些不敢置信,神魔鼎與人世劍驚天動地的碰撞。

“哈哈,長生界看你們還如此阻擋我們。”閻祖說完,天羅界的諸多強者全力對敵,掣肘長生界眾人。

諸天震動,混沌洶湧,無窮無儘的雷光憑空而生,毀滅氣息瀰漫億萬裡星空。

“悠悠萬古終於成帝。”靈祖似是感慨一般,這樣的大道太過艱辛。

“呸,狗東西。”妖祖魔刀斬出至強一擊,帶著極道神威,轟向了靈祖,可是冇用,靈祖身上有重寶,修為更是驚天動地。

“勝負已分,爾等還要反抗嗎?”異族陣營勝券在握,諸多異族高手冷漠地看著長生界眾人。

“還用打嗎,王長安。”冥祖冷笑,混沌雷劫蓋過了頭頂,籠罩無垠星空。王長安以仙道符文為根基,斬出最強一刀,冥祖臉色大變,被王長安一刀重創。

“哈哈,你再強又有何用?第三境超越芸芸眾生。”

閻祖冷眸注視著王長安,雙方止戰了,如今的他們都在混沌大劫之下。

靈祖的力量拔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氣息洶湧。

“小子,本想給你拖延時間,現在看來是冇有希望了。”九妖傳音道,他的臉上不禁苦笑,有著幾分無奈。

不該如此早的,靈祖突破打破了所有人的計劃。

隻見九妖一步踏出,體內的禁製重重瓦解,他的氣息也在節節攀升。

這一幕讓敵我雙方為之震撼,靈祖側目,九妖竟然也要突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