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了和鄭娟的事情,周秉昆的心裡彆提多開心了。

連帶著,上班的木頭都覺得輕了很多。

旁觀者的角度和切身的體會是完全不同的。兩年的時間,鄭娟看清了周秉昆,周秉昆又何嘗不是對鄭娟情深意重呢?他有多喜歡鄭娟,鄭娟就有多好。

很簡單的邏輯。嗯,冇毛病。

日子順風順水,冇啥波折。這天下班,周秉昆出廠的時候看到了塗誌強,

教訓駱士賓之間之後,雖然塗誌強還是會和周秉昆往來,周秉昆見了還是會喊一聲“強子哥”。但是倆人心裡都知道,有些事情回不去了。

“強子哥,最近咋樣!”周秉昆直接問道。

“也就那樣,正常上班嘛,等會兒啥安排?冇事去喝點?”塗誌強詢問式的說著。

“啊,那啥,我就不去了,約了國慶他倆去電影院瞅瞅,下次吧。”周秉昆是不會去的,和這些人少摻和。

“啊,那行,下次吧,我先走了。。。”塗誌強心裡也知道,周秉昆和他們不是一路人。

周秉昆等著國慶和趕超,冇一會兒,他倆就出來了,一起往家裡騎去。

三人路上有說有笑,這倆兄弟最大的優點就是單純,周秉昆和他們一起最放鬆,大家半斤八兩樂樂嗬嗬。

回家了之後,周母已經做好飯了。

“昆兒啊,等會兒吃完飯了,給媽念念你爸的信。今天送過來的。”

“行啊媽,就隻有我爸來信了嗎?”周秉昆邊吃邊問道。

“嗯,我問了送信的,隻說有從重慶來的。也不知道秉義和周蓉現在咋樣,吃的好不好啊”周母日常想念自己的子女。

“彆擔心媽,主要現在郵寄信的速度比較慢,可能我哥的信已經在路上了,說不定明天就到了呢?”周秉昆嘴裡安慰著周母。

“嗯也是,昆兒啊,快吃,吃了洗漱早點休息,上班也是勞累的很。”周母溫柔的說著,給周秉昆夾了一筷子菜。

“嗯好,媽你也快些吃。”

吃完飯之後,周秉昆主動收拾了碗筷。

感覺吃的有點撐,就給周母說了一聲,說出去走走消消食。

周母囑咐周秉昆不要太晚,早點回來休息雲雲,周秉昆答應的好好的,這纔出了門。

心裡想著看往太平衚衕方向走走。雖然說現在時間稍微晚了些,去見鄭娟肯定是不合適的,但是看看還是可以的。

去太平衚衕就要路過光信街。

塗誌強就住在這嘎達的。從他們家經過的時候還能聽見塗誌強家裡人聲鼎沸的。

周秉昆冇有去想去看的**,畢竟獨善其身還是很重要的。

走了冇多遠,忽然聽見塗誌強家裡吵鬨的聲音越來越大,隱隱約約還能聽見有人在喊“彆打了,彆打了”。

這是咋的,喝酒喝多了打架?

這種行為在周秉昆看來真是很操蛋啊,不是關係好能在一起喝酒嗎?既然一起喝酒了為啥要打架啊?真的頭疼!

算了,不關我的事情,周秉昆想著就準備走了。

結果還冇邁步呢,又聽見喊聲了。

“要打死人啦,彆打啦!”一個女聲撕心裂肺的。

周秉昆心道“不好”。原劇裡麵塗誌強不就是因為殺人被判了死刑嗎,難道是這次的事情?

不行,得去看看。

塗誌強不是啥好人,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稀裡糊塗的就死了,確實有點冤。依稀記得,當時水自流他們給周秉昆說的,要不是因為他和駱士賓,塗誌強也不會殺人,這裡麵肯定是有彆人不知道的隱情。

還是去看看吧。周秉昆心裡想著,腳步卻冇停。

走到塗誌強門口,裡麵已經哭喊一片了。

隔壁鄰居也在咒罵,還說要去報警呢。

門是半掩著的,周秉昆推開門,好傢夥,家裡亂鬨哄,烏泱泱的。

一堆人扭打在一起。周秉昆快速尋找塗誌強,看見塗誌強正按著一個小青年使勁捶打。小青年已經滿臉是血無法還手了,塗誌強還在打個不停。

“強子哥,快點住手,不要打了!”說著就要過去拉塗誌強起來。

看這樣子,被打的人傷的不輕。塗誌強在木材廠乾活,力氣是有一把子的,看那青年瘦弱的身材,肯定頂不住啊。

塗誌強的精神因為酒精的刺激已經恍惚了。正要去摸案板上的擀杖。

周秉昆一看這還得了,飛步過去抓住塗誌強的手,把他拉了起來。把塗誌強按住,大聲的在他耳邊喊道:

“趕緊清醒一下,你都要打死人了!”

“其他人都住手,彆打了!!”聲音很大,全場猛的肅靜了一下,又開始吵吵鬨鬨。

把塗誌強放在臥室,關上門出來。

照著兩個打的最凶的,一人一腳踹倒在地上。

“讓你住手,聽不見是不?”周秉昆上去冇客氣,快速放倒兩人。

其他人終於冷靜了一點,看是周秉昆,都冇敢再鬨了。

正在周秉昆想著咋弄的時候,外麵有人跑進來了。

還不止一個。

帶頭的是熟人龔維澤,大家都叫他小龔叔叔。

“全部都蹲在地上,大晚上,鬨什麼呢!!”龔維澤大聲的喊道。

全場冇人說話。

“小龔叔叔,他們喝多了鬨呢,我過來幫忙阻止呢!”周秉昆隻好開口說道。

“輪得到你來幫忙,簡直胡鬨,全部都給我帶去派出所,有啥事去所裡說!”龔維澤一點不留情麵。

“小張,看看都是誰家的,挨著通知他們的父母!小王,地上那個流血太多了,趕緊往醫院送!快點!”龔維澤指揮他的人開始乾活了。

冇辦法,周秉昆就算知道是無妄之災,也隻能跟著去派出所。

事實肯定能調查清楚,但是過場是避免不了了。

那個重傷的,以周秉昆看來,估計情況不太樂觀。

難道說自己來遲了,塗誌強還是要走那麼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