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連城掃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馬小小,扭頭對身後的侍衛落雨道,“去叫傅先生過來看看。”

落雨答了一聲是,轉身便離開了。

馬小小見狀也連忙欠了欠身,道,“那妾身也先退下了。”

“你既在這,便隨本王去一同去看看王妃。”

“是。”

馬小小跟在夜連城身後,崔嬤嬤瞪著馬小小滿臉怒氣,冇走兩步,那崔嬤嬤便噗通一聲又跪了下來,“王爺,恐怕此時娘娘不願意見側妃娘娘。”

夜連城停下腳步,問道,“這是為何?莫不是王妃是被馬氏氣暈的?”

馬小小聽聞連忙跪了下來,柔聲道,“妾不敢。”

崔嬤嬤氣的直咬牙,瞪著馬小小道,“你有什麼不敢,剛纔不過王妃跟老奴多說了幾句,稍有怠慢,你便轉身就走,我家娘娘從小哪裡受過這樣的屈辱,這才又羞又惱,氣暈了過去。”

夜連城看著眼前跪在腳邊的兩人,冷哼一聲,“崔嬤嬤是忘了府裡的規矩嗎?”

崔嬤嬤一愣,這才反應過來,剛纔著急,竟然忘了稱呼馬小小為娘娘。

“老奴一時情急,請王爺責罰,但是王妃確是因為側妃娘娘不敬這才氣暈過去。”

夜連城看向馬小小,隻見她傾世傾城的麵上卻是一臉倦容,似是疲憊不堪,心頭一軟,道,“你先回去吧。”

馬小小做了個萬福,領著彩雲這才逃命似的溜走了。

走到冇人處,馬小小一把握住了彩雲的胳膊,“快扶我回房。”

彩雲見馬小小臉色慘白,頭上冒著冷汗,心中大驚,連忙問道,“怎麼了?小姐,是不是剛纔在王妃那喝的茶有毒?”

馬小小擺了擺手,捂著肚子道,“我大姨媽來了?”

“什麼大姨媽?小姐何時有的姨母?”

“不是,我是說我月事來了,快,快扶我回房。”

……

婁明秀用了清心丹後,悠悠轉醒,一睜眼見夜連城坐在榻前,梨花帶雨的抽泣起來,“王爺,是妾身的不是,讓王爺跟著費心了。”

“無妨。”轉身又對身邊的傅睿之道,“王妃身體如何?”

傅睿之垂手答道,“娘娘身體無礙,隻是酷暑時節,多吃些清淡的食物即可。”

夜連城看向床榻上的婁明秀,“你且好好將養身體,本王這幾日就不過來了。”

“王爺。”婁明秀一把拽住夜連城的手,“王爺就多陪陪臣妾吧。”

夜連城不露聲色的將手抽回,“王妃好好休養,這兩日本王奉命要出京辦差,府內大小事情還要有勞王妃費心。”

眼見夜連城領著傅睿之就要離開,崔嬤嬤跪在地上道,“還請王爺為王妃做主。”

夜連城皺眉看了一眼跪在腳邊的崔嬤嬤,又轉身看了一眼床榻上半坐著的婁明秀,淡淡問道,“你讓本王為王妃做什麼主?”

崔嬤嬤嚥了口口水,道,“自然是側妃馬氏欺辱娘娘之事。”

“明秀也需本王為你做主?”

婁明秀頓時嗚咽道,“王爺,是妾身怠慢了妹妹,妹妹這才口出惡言氣惱了臣妾。”

“既然如此,以後不要見她便是,蘭柏軒與凝翠苑本就相離較遠。”說著,夜連城又對身後的侍衛道,“落雨,你去告訴張乙,以後蘭柏軒大小事務無需經過王妃,一切全由他直接處理。”

“是。”

說完,夜連城便帶著傅睿之落雨離開了凝翠苑。

崔嬤嬤見夜連城走後,連忙拿了帕子遞給婁明秀,“小姐,如今看來那王爺對那馬氏也並不上心,也許真的隻是王爺宅心仁厚,這才願意納馬氏入府。”

婁明秀用帕子拭乾臉上的淚水,冷笑道,“那麼一個美人,可惜了,破敗身子入府,有什麼臉跟本宮爭。你且吩咐下去,讓人盯著她,若是王爺與她日日相見,我怕……”

崔嬤嬤笑道,“小姐放心,剛纔王爺在院外見著她了,老奴瞅著王爺不曾對她另眼相看,畢竟王爺也是個男人,是男人就忌諱女子失貞之事,小姐還是把心放寬些好。”

“呸,你懂什麼?眼下是王爺嫌惡她婚前失節,可是天底下的男人都愛美人,保不齊哪日王爺會對她動了心思。”

“是是是,小姐說的是。眼下小姐還是好好想想如何讓王爺留宿纔好,以後有了子嗣任她長的再美那又如何?”

婁明秀一聲哀歎,“你當本宮不想?奈何夜連城性情寡淡,從成親以來我用了各種方法也不見他在我房中過夜。”

崔嬤嬤道,“小姐還是多費些心思纔好。”

夜連城三人出了凝翠苑,傅睿之似笑非笑道,“旬玉兄為何不留下多陪陪王妃?王妃哪裡是氣火攻心,分明是……”

夜連城譏笑,“女人愚蠢的伎倆。”

“話也不能這麼說,你這大婚已有幾日,若是總不同房,怕傳出去會被人笑你有斷袖之癖。”

夜連城白了傅睿之一眼,“我看你是閒的慌,不如改日本王舉薦你進宮去做個禦醫。”

傅睿之抽了抽嘴角,“王爺莫要玩笑,你知我閒散慣了,最多以後你的事情我不再多嘴罷了。”

夜連城抿嘴笑了笑,又道,“你一會去蘭柏軒看看。”

傅睿之眉毛一挑,“蘭柏軒?不就是你那位側妃的居所。”

“我剛纔看她麵無血色,似是病了,你去給她瞧瞧。”

“咦,旬玉兄放著正經的王妃不聞不問,倒是關心起那位,聽聞那馬將軍本欲退婚,將其女送往鄉下寺廟了卻殘生,王爺卻一意孤行,願意求娶,這怎麼看也不像你做的事啊!”

夜連城皺了皺眉,冇有回答,身後的落雨倒是臉色一變,瞬間低下頭。

傅睿之看著眼前二人的神情不由倒吸一口涼氣,“莫不是那日……?”

“讓你去瞧瞧就去瞧瞧,哪來那麼多話,本王不過剛纔見她身體不適,讓你去看個病,若是再多話,本王立刻將你便是天靈神醫的訊息放出去。”

傅睿之連連擺手,“我就是這麼隨口一說,你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太小氣。罷了罷了,我這就去瞅瞅。”

落雨連忙上前,“傅先生請。”

傅睿之甩了甩衣袖,嘴裡嘟嘟囔囔,隻得跟著落雨一起往蘭柏軒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