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入夜,主仆二人正坐在房前的廊上乘涼,有一個小丫鬟跑進來傳話,說北寧王已經回府,今晚不過來了。

馬小小長舒一口氣,不過來纔好,便又讓彩雲講了一些關於自己童年的趣事,這才睡下。

第二日一早,一個老媼便過來叫馬小小,說王妃已經起來,等著她去請安。

彩雲這才急急忙忙幫馬小小梳妝打扮。

半個時辰後,兩人由那老媼領著一同到了凝翠苑。

這凝翠苑比馬小小住的蘭柏軒大了至少三倍,除了正屋三間房舍,左右還各有四五間廂房,院中小橋流水也佈置的十分精緻。

進了正屋,那樓明秀端坐在一張胡床上,一身正紅色雲袖長袍將本就略顯富態的她襯的更加圓潤。

之前的那名老媼見馬小小站在廳內打量王妃,喝道,“見了王妃為何不行禮。”

馬小小這才順從的跪了下來,“妾馬氏拜見王妃。”

婁明秀微微一笑,“竟不想妹妹長得如此標緻。”

說著端起矮幾上的一盞茶,輕輕吹了吹,慢慢的抿了一口。又對那老媼道,“崔嬤嬤,王爺早膳可曾用過。”

崔嬤嬤正色答道,“回王妃的話,已經用了,娘娘特意準備的小菜,王爺吃了不少,還一個勁稱讚娘娘賢良。”

婁明秀得意的點了點頭,又道,“這兩日王爺辛苦,你讓廚房多熬些蔘湯。”說著臉上一紅,斜眼看了一眼馬小小。

“是。”

“還有,將王爺前日賞賜本宮的幾個小玩意找人送回尚書府,那些都是孩童玩意,本宮留著也冇用,不如給明禮拿去玩。”

“是,老奴一會就去辦。”

婁明秀想了想,又道,“這幾日太子府有喜事,王爺少不得去喝上幾杯,你們夜裡把解酒茶備上,免得像昨夜那樣去現煮。”

崔嬤嬤一臉笑意的答應。

馬小小跪在廳裡,不知是昨晚因為這枕頭太高導致睡的不好,還是起來冇吃早飯,隻覺得渾身痠痛,四肢無力。又見婁明秀故意晾著自己,也不讓自己起來,對那崔嬤嬤話中有話,句句秀恩愛,更讓她覺得噁心。

這時一個丫鬟端著茶走進來,道了一句王妃娘娘安康,便將茶往馬小小麵前亮了亮。

馬小小內心無力吐槽,這是讓她給樓明秀斟茶的意思。她伸手取過茶盞,用茶蓋擋了擋茶葉,一口喝了下去。

在場的樓明秀和崔嬤嬤都看傻了眼,隻聽崔嬤嬤怒喝道,“好冇規矩,這是讓你給娘娘敬茶,你怎麼自己喝了?”

馬小小將喝完的茶盞隨手往丫鬟手中的托盤裡一扔,“娘娘自己不是有茶嗎?”說完又對樓明秀道,“娘娘還有什麼吩咐嗎?冇有我就走了。”

不等樓明秀反應,站起身拍了拍裙角,帶著彩雲就要出門。

樓明秀這才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喝到,“大膽,既然嫁入王府就要從王府的規矩,任憑你是什麼將軍的女兒,你也不可在此放肆。”

馬小小昨晚已經打定主意,安分的在這王府度過幾年,再如大嫂所說,想個法子和北寧王和離,從此帶著彩雲浪跡天涯,憑著一身武藝做個江湖的女俠客。但是如今樓明秀擺明瞭要給她一個下馬威,如果讓樓明秀覺得自己好欺負,怕是以後在王府裡的日子也不好過,不如撕破臉,破罐子破摔,說不定從王府出去的日子會更快。

“我已經跟娘娘請過安了,還要怎樣?”

那崔嬤嬤怒不可遏的上前,抬手就要打過來,馬小小下意識往後一躲,身邊的彩雲已經一把抓住崔嬤嬤的手。

“你個賤婢,居然敢攔我?”

彩雲從小隨馬靈兒在天山一同長大學藝,身手力氣自然與彆的丫鬟不同,隻稍稍一用力,便捏的崔嬤嬤的腕子生疼。

“我家小姐與王妃同是聖上賜婚,雖隻是個側妃,但也由不得你個老奴隨意打罵。”

崔嬤嬤抽回手,咧著牙一邊不停撫摸自己的手腕,一邊罵道,“一個殘花敗柳,不過是王爺仁厚,這才得了個側妃的名號。”

馬小小冷笑道,“你們王爺都不曾嫌棄我,何時輪到你來置喙?”抬眼又對著已經氣紅了眼的樓明秀道,“你做你的王妃,我做我的側妃,井水不犯河水。今天咱們是見過麵了,以後請安什麼的我也不會再來了,還有,收拾了你的那些個什麼下馬威的伎倆,少惹我。”

說完帶著彩雲轉身離開了,走到院子中間,還能聽見那崔嬤嬤的叫罵聲。

彩雲笑嘻嘻的說,“小姐,剛纔進去那麼一跪,奴婢嚇了一跳,以為你轉性了,果然您還是原來那個小姐。”

馬小小白了彩雲一眼,“我本來是想跟她和平共處的,可是你看看她那樣?年紀不大,譜擺的倒挺大。反正遲早都要翻臉,不如早早的劃清界限好。”

彩雲點頭表示非常同意。

“而且我確實今天早起不知怎得,渾身難受,無名火四起,正愁冇處發呢……”

主仆二人隻顧低頭說話,不想剛踏出凝翠苑,一頭撞在了一堵肉牆上。

馬小小連忙抬頭道歉,隻見麵前的是一位二十歲上下的年輕男子,身材高大,肩寬窄腰,絕世的麵容上一道劍眉不怒而威,褐色的眼眸多情又冷漠,高挺的鼻子下,一張薄唇噙著一絲冷笑。

“見到王爺還不跪下?”

那男子身後的一名侍衛猛的一聲嗬斥,嚇的馬小小腿一軟,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原來,眼前的這個好像電影明星一樣的男人就是自己的老公,北寧王。

馬小小心中又驚又喜,自己前世談了少說十幾個男朋友也冇有遇到這麼極品的大帥哥,偏偏這一生,出場配置居然這麼高?簡直是撞了大運了。可是想到自己遲早要跟眼前這個男人和離,不免又有些惆悵。

她輕輕一拜,低聲道“妾身馬靈兒拜見王爺。”

“你便是馬將軍之女?本王的側妃?”夜連城的語氣平淡,甚至有些冷漠。

“正是妾身。”

“嗯,起來吧。”

彩雲連忙上前扶起馬小小。

夜連城不動聲色的打量了女孩一番,開口問道,“你來給王妃請安?”

馬小小頷首,正要答話,隻聽身後傳來崔嬤嬤的聲音,“王爺,不好了,王妃怒火攻心,暈過去了。”-